当前位置: 首页>踏歌寻梦

向阳

文章来源: 《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报》第324期 作者: 17会计2班 南陌 图片来源: 报社: 2018-10-19

趁着假期,与友人一起去观影——《悲伤逆流成河》。未曾读过原著,但却是被其预告片所吸引,许久不曾有过迫切想看某部影片的冲动,于是这一次的观影就有点顺理成章。

观影的时间是在电影上映的第二天,但去到影院却发现观影的人寥寥无几,在那一瞬间自己竟有点思虑不明了。

当影厅的灯光暗下,电影开始。其实一开始看预告片就觉得主旋律是比较压抑的,而当镜头从上空一路向下,到进入一条充满生活气息的小巷,再到镜头给到女主易遥的家里时,压抑的气息便隐隐传递而出了。

曾经的易遥也有一个幸福的家,但自从父亲的离去,家也就散了,幸福就更谈不上了。因着家里没有一个可以顶起一片天的父亲,于是母亲为了生计,做起了在街坊领居眼里的堕落的事情。在街坊邻居们看来,她们这对母女就是人人都要避开的肮脏的东西。而一直以来,她们母女也不曾在街坊邻居面前同框过。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暴力呢?用着闲言碎语在背后议论,戴着有色眼镜看人。他们只会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,听信别人的传言,他们从不会去深究这一切发生的根源。他们不知道这堕落的背后,其实是一位母亲迫于生计而做出的无奈的选择,是一位母亲对女儿隐忍的拳拳爱惜之情。

每个人的生活不同,因而他们看问题的角度也不同。就如齐铭,他虽和易遥是青梅竹马,但生活在光里的他,看到的自然也多是光亮的东西,因为他很少接触到黑暗,因为他的父母从不会让他接触黑暗。所以他不会懂易遥在遭受暴力时的痛苦,他也只信眼前看到的一切,就是易遥对别人的反击。所以他们注定是两条相交的线段,最终只会去达自己应有的终点。

影片里的校园欺凌,是源于嫉妒心。而更讽刺的是,这场暴力欺凌中的施暴者唐小米,却也是另一场欺凌中的受害者!把别人对自己的欺凌实施在另一个人的身上,扭转自己受害者的身份,在自己主导的暴力中找到欺凌他人的快感,究竟是什么影响着她的世界观?如此行为,以致让这场针对易遥的校园欺凌发展到以死亡收场,而施暴者唐小米最终也是锒铛入狱。其实,假若唐小米敢在那场针对她的欺凌中站出来,是不是对她施暴的人就会得到惩戒?她是否也可以慢慢走出被欺凌的阴影?她是否就不会针对易遥实施另一场暴力欺凌?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往更好的方向发展?可这些都只是如果,并不是每个人真的都能心存善良,心生向阳。

若每个人真能心存善良,那就不会有一场场的校园暴力;若每个人真能心存善良,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参与旁观每一场暴力欺凌。可旁观者永远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他们并不觉得自己的只围观不参与会造成多大的后果,甚至他们将人推至绝境后仍无法接受自己就是悲剧的助推者。其实一个悲剧的发生,又何尝不是无数个悲剧造成的。

影片虽以悲剧收场,压抑也终久不散,可依旧会怀念影片中顾森西这给与易遥温暖的光。哪怕他们二人瘦削的肩抵挡不住世界的恶意,可那也终会是他们二人生命中的短暂欣喜。

很喜欢网络上的一段话:“长大后其实有很大心力在消解成长时遇到的恶意。可恶意之所以为恶意,就在于它发生没有什么原因,更似一场青春轮盘的恶作剧,把受害者困在原地,施暴者却抽刀而去。唯一能做的,是摆脱自我苛责,以及变得更强韧。以生之强韧来对抗这场恶之概率。是当它再次进入我的安全区,我已稳稳举好了8倍镜。”

人生总有黑暗,可我们要勇敢。而我们的心啊,也一定要记得向阳……

分享到
18.2K
踏歌寻梦
  • 上一篇
    2018-10-19
  • 下一篇
    2018-10-19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