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踏歌寻梦

花草三生梦苏州

文章来源: 《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》第309期 作者: 16国际商务2班婲默 图片来源: 报社: 2017-12-05

王安石说:“世之奇伟、瑰怪、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,而人之所罕至焉。”相比于翻山越岭去看非常之观,作为一个出生于南国的姑娘,我更愿意在温婉娴静的江南水乡里消磨时光,我更愿意走进悠远的历史中,看看古城的变化。

如果要把“江南”二字精确到某个经纬度的点上,大概只有苏州最为般配,这里满足了我对江南的所有的幻想,烟雨、垂柳、小桥、流水、乌棚船、黑瓦、白墙……都能在此清晰可寻。

古人曾把苏州城誉为人间天堂,才子佳人、千古帝皇无不眷恋这片土地。而今,也有不少的人儿在傍水而居的小镇里忆江南,还有游客通过游园来圆江南梦。

从苏州的火车站一出来,迎面扑来的是亚热带季风气候特有的湿润空气。一路南行,我们看到在不远处有一条窄窄的河,河面粼粼波光,倒映着对岸的灯火。经同行的导游介绍得知这河名为“护城河”。而苏州古城之所以能形成如此独特的风貌,主要是由于古城构架在其独特的水网系统之上。

苏州是一座因水而发达的城市,苏州护城河在兼具军事防御和泄洪调节水系的同时,更有着重要的水路运输功能。自古以来,聚水则生财,商贾皆以水为营,故而依水、沿河的城市,大多经济较内陆城市更为发达。古城苏州,也因京杭运河而成为万商云集的天堂。时至今日,苏州近一半的货运量依然是依靠水路来承担的,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如今苏州GDP即将超越省会南京了。

第一次读到苏州,缘于小学课本那篇《苏州园林》,自那会儿开始我就对园林很痴迷,想看看狮子林、拙政园,想看看文人名仕在几百年前究竟住在什么样的府邸,也想感受一下信步在移步换景的大宅子里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。第二天早晨,我们一行人跟着导游出发前往狮子林。踏入园内,放眼望去,可以清楚地看到狮子林平面成长方形,东南多山,西北多水,其四周高墙俊宇,白墙乌瓦间巧妙地围出一片幽静的小天地。

要谈到园子里最大的亮点,那就不得不提狮子林的假山了。狮子林的假山以其岩壑盘绕、气势雄浑、奇峰怪石、迂回反复的特点扬名江南。那些几米甚至几十米体积的巨石映着淡淡的青色,石头的孔隙大一点的,成人稍稍弯腰即可通过。有些甚至连成一个微型隧道,游人穿洞,左右盘旋,时而登峰巅,时而沉落谷底。漫步园中,我不得不惊叹园景组合的奇思妙想和细腻灵动。园内的石桥、池塘,加上水中鱼儿和巨石,共同组成园子里最精妙的景致。

看惯了融汇中西特色的岭南建筑,不置身苏州,很难感受到江南的那份婉约。就像背诵了千百遍的“采菊东篱下”,也不知篱到底为何物,直到看到拙政园里竹子弯成半圆,整齐地交替排列在一片绿地周围,才恍然明白:高度不过膝,整齐不输石砖,草色随意漫出又不挡住赏花视线的篱笆,原来已自成一景。独自一人静静地走在幽静的小道上,园林的精巧细致深深地吸引了我。亭台楼宇、轩榭廊舫、花草树木,一处一角都是精心设计,不多不少,不繁不简。纵览整个园子,不难发现,园内在不同位置建造了四季亭,所见花木是不同季节不同花,足以做到足不出户亦可观四季之景。移步走进宅子内,可以看到门窗图案设计和雕镂摆件都是工艺美术的上品,厅的窗纱是依据季节更替而替换的,窗纱的材质、性能也有所不同,如夏用绢丝,冬用缎。抚摸宅子里的一桌一椅,闭上眼睛,细细感受岁月的变迁,可以想象这偌大的宅子第一代房主人是如何精心建造的。

出了拙政园,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,我们一行人在悠长又寂寥的雨巷里转悠着。行在烟雨中,江南的雨,如烟如雾,给人一种细腻与柔软的感觉。朦朦胧胧之中,又有几分清新与淡雅。在雨巷的转角,一位婆婆挎着粗糙的篮子向我们售卖当地的特产,样子像是削过皮又整齐切成块的土豆穿在竹签上,口感像苹果,味道像甘蔗,但是要淡很多。婆婆解释着它的名字,我却始终不能听懂。吴侬软语在这里听来最可爱,即使听不懂婆婆讲的是什么,但也依然觉得亲切温暖。

闺中少妇春日凝妆,忽的悔教夫婿远走,触动她的,是陌头杨柳青青。行走在苏州小城的巷子中,那紧掩的窗扉、大门前耷拉着耳朵的哈巴狗,都让我觉得,徜徉在青石街道里浪费时光是如此惬意的一件事。诗人郑愁予自责达达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,我却只是艳羡江南人家:我不是归人,只是过客。

分享到
18.2K
踏歌寻梦
  • 上一篇
    2017-12-05
  • 下一篇
    2017-12-05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