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踏歌寻梦

偶遇秋日

文章来源: 《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报》第307期 作者: 凉汌 图片来源: 报社: 2017-11-13

连日的阴天,再也没有太阳落在窗口喊我起床。定时清醒过来的时候,只见天是灰蒙蒙的颜色,光线被窗帘吃了一些,落到室内,便更少了。夏天就这样,一点一点被云层吃掉,被窗帘吞没,被风刮跑。

早上起来,好像听到了未知名的鸟鸣,鸣声悠远,又好似听到了扫帚抚摸地面的声音,一阵阵,沙沙沙……抬眼看窗外,依旧是茫茫的灰色。

风中带着寒意,吹得周身一冷,水也是冷冷的。莫名想起了,带霜的树叶,凛冽的寒风,呼出的白气,冬天似乎就在眼前。

然而,想起了我的海棠花小裙子,我还是坚定地相信,这寒意只是暂时的,只是暂时——我还想多穿几次。

九号楼的教室,窗帘是拉着的。远处微风吹动着树叶,小鸟在枝头戏闹,沙沙的风声和喳喳的鸟鸣声传入耳中,渐渐地,困意阵阵袭来。一直昏昏沉沉的我,不知道外边的变化,以为还是灰蒙蒙的天。幸福总是猝不及防,突然就让人眼前一亮,然后自顾自的,感动满怀。我刚刚踏出九号楼的门,就遇上了明亮的阳光以及我所爱的蓝天。

蓝得让人想落泪,明亮得可以驱散许多不快——不久前的高三,我也日日遥望这样的天,也这样看着树木抽芽、长叶茂盛、花开花落、叶黄叶落,生命的美好以各种姿态展现在眼前。基因表达、激素作用、蛋白质微量元素、线粒体叶绿体……理性地看,它是复杂且完美的生命系统。感性地看,它却美得如此简单,生死枯荣都是诗。

这世界,仿佛是一盏被风尘淹没的煤油灯。煤油灯被仔细擦净后,透明的玻璃里火焰熠熠生辉,看起来那么的赏心悦目,让人觉得珍贵。且看,那树还未经霜冻风摧,叶还是浓绿色的,还是很精神。抬头就可以看到的蓝天,叶子被风吹落,徐徐掠过行人肩头,又缓缓地落到草丛里,行人浑然不觉,只知风过。

叶落知秋。那一瞬间,我想,秋的样子,应该就是这样了。初夏的阳光最是明媚,初秋的阳光最是温柔。初秋的阳光暖暖地,轻轻地,中和了风中的那一点寒意,让人有兴致戴了帽子,穿了长裙,提着一篮子吃食去郊外游玩。不怕出汗不怕中暑,清清爽爽,感受秋风欣赏落叶。

美景当前,我忍不住一路抬头望天,像个还没长大的孩子。多年的习惯是改不了了。老爹抬头看天是因为要看果树的长势,我抬头看天一开始是模仿老爹,后来就变成了看枝桠的风景。枝桠除去花果绿叶,总有许多可看的。单单是说叶与阳光、与天,就可以说上几千字了。光与影的艺术总是变幻莫测,层出不穷。这需要有人乐意去看这样的光影变换,而我是乐意的。

在秋日看树影婆娑,看月亮微光下闪闪的寒水珠,在西风瑟瑟里看星光闪闪,总是很相宜的。想多了,想深了,就要开始伤悲寂寥了。趁着这会秋光正好,只需赏日即可。

分享到
18.2K
踏歌寻梦
  • 上一篇
    2017-11-13
  • 下一篇
    2017-11-13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