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踏歌寻梦

晚风吹过的襄阳城

文章来源: 《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报》第305期 作者: 郑志方 图片来源: 报社: 2017-10-10

我曾经去过很多有着大江大河的城市,最常听到与我结伴的朋友说的话就是:“这儿的晚风可真黏。”听多了这种话,我便觉得在他们眼中,任何城市的晚风都是大同小异的。

可是,我心里总是有一个隐秘的地方,毫不掩饰地告诉我,襄阳城的晚风,以一种焕然一新的方式存在。

去过那么多城市,除了襄阳城,我再也没有在任何地方感受过着这种气息。那种感觉,就像夏天烈日炎炎的时候,忽然掉进一个狭小的透明玻璃球里。在某个孩童的滚动与玩耍中,你能清晰地感到自己也随之起飞。穿过江水,钻进玻璃球的晚风,恰似孩童用肥润的小手,温柔地将你捧在手心。

天色将暗的汉江旁,来往的行人,以缓慢的步伐,融进了两旁的树木中,仿佛那些枝桠的摆动,早已与微妙的晚风失去了关联。当我爬上巍峨厚重的古城墙时,触摸几百年前残留下来的青砖,蓦然发现,这些青砖承载的就是古时襄阳城作为中原之要塞的繁盛,也延续着金庸小说中关于这座城的种种细致描绘。

卖莲小童,街头民谣艺人,河畔画家……一个个在这晚风中,走近汉江河畔。好似一幅被夜色沾染的画卷,被晚风吹得凌乱,却显示出一种别具一格的美感。路过卖莲子的那个小朋友的时候,忽然记起小的时候的事。我和小伙伴在夏天背上竹篓,去江边摘菱角,然后拿到河堤上去卖,不少散步的行人都会买上一两袋。每次把菱角卖完,一看手掌,才发现全是血泡。

如今,为了治理水质,江水里已经看不见菱角的踪影,就如同我童年那简单的快乐,早已一去不复返了。唯有那江边游荡的晚风是唯一不变的,它浸透了整个襄阳城的年年岁岁,席卷了我整个童年的喜怒哀乐。那么多年,汉江旁的晚风,就像是一个忠诚的侍卫,捍卫着作为一个襄阳人值得回忆的岁月。它能让离乡万里的归人,再踏上河堤。当身体的每一个毛孔被轻柔的晚风打开的时候,猛然发现,对,这个城市依旧是曾经的襄阳城。

等我准备离开回家的时候,夜幕已沉下,路边的街灯依次亮了。对岸的高楼,也仿佛是一个色彩斑斓的魔盒,在黑夜中被某个冒失的孩子撞翻了,迸发出诱人的光芒。虽然襄阳城的夜景,比不上一线城市的大气磅礴,但它凭借横跨在江面的三条大桥,构成了独特的精致与灵动,曼妙地融入浓稠的夜里。微风一阵吹过,江面随之舞动,如同川流不息的桥面上衍生出一条妩媚的裙摆,伴着晚风的节拍,献上一支黑夜的舞蹈。

站在古城墙下,仰望楼顶,宽大的护城河映入眼帘。襄阳的护城河,作为中国现存的最宽的护城河,曾经在蒙古大军进军中原时,起到了不可磨灭的阻拦作用。到了今天,护城河虽然没有了军事防备的作用,但是它清澈的湖水,给市民们休闲散步提供了一个好去处。闲步在汉江边时,总是会情不自禁地就走到古襄阳最繁华的一条街——北街。严格来说,北街其实算得上是一个景区,因为里面有以夫人城为代表的许多历史古迹,包括襄阳博物馆,也就在这里的鼓楼上面。现如今,北街作为一条步行街,依旧经久不衰地发挥着它的商业职能。

正准备从小北门走进北街的时候,在外面的小广场,看见正在唱民谣的歌手。唱的是赵雷的《成都》。当我停下脚步,静心听着这首歌的时候,才发现今晚的夜风,一直没有停过。我沿着江边一路走来,晚风便一路相随,正如同我对于襄阳城的眷恋,一路跟随着我,植入我的身体里。忽然发现,其实《成都》这首歌所唱内容,对任何能让人心中存有不舍的城市,都是适用的。对于襄阳城来说,同样如此。

只希望在多年以后,当我再走在汉江边,再走在被晚风吹过的襄阳城,还能在小北门外的小广场,再听见有民谣歌手唱歌,唱的是:“襄阳,带不走的,只有你。”

分享到
18.2K
踏歌寻梦
  • 上一篇
    2017-10-10
  • 下一篇
    2017-10-10
返回顶部